生活点滴网

最有钱家族姓氏600年未改变 佛罗伦萨社会公平遭质疑

位于意大利佛罗伦萨的一家香奈儿店。

俗话说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。但是,英国《独立报》5月30日报道,一份研究发现,在意大利佛罗伦萨,全城最有钱的人的姓氏600年来几乎没变。学者质疑,佛罗伦萨社会不够公平,才华横溢的下层人士享受不到足够的上升空间。

研究人员找到1427年佛罗伦萨的缴税记录,和2011年的记录作对比,发现全城最有钱的人群大约600年前姓什么,现在一样姓什么,几乎没有变化。经济学家古格列莫 巴罗内和绍罗 莫切蒂主导这项研究,有关成果已经在《VoxEU》上面发表。

这一发现意味着,在佛罗伦萨,一个家庭的社会经济地位会比较完整地传递给下一代,代际差异比较小。换句话说就是,社会流动性较低,经济社会地位偏低的中下层佛罗伦萨人难以跻身上流社会。

1427年的记录中,有大约900个姓氏延续到了今天,现在覆盖大约5.2万名纳税人。有人虽然姓氏相同,但是祖上分支已经相当久远,现如今已经非亲非故了。

举例来说,1427年,贝尔纳多家族的收入在城里排名第十,而格拉索家族的同期排名则是倒数第十。时至今日,姓贝尔纳多的人的收入依然比姓格拉索的人多出5个百分点。

研究人员表示,社会流动性偏低,不但本身不够公平,甚至可能带来负面影响。在一个社会中,如果社会经济地位能够高度稳定地代代相传,那么,不但社会公平性会受到质疑,而且社会可能浪费那些出身卑微、但才华横溢人士的天分,从而降低整个社会的效率。

俗话说“富不过三代”。有的研究人员认为,家庭地位的影响在三代人之后会变得微乎其微。不过,莫切蒂和古格列莫认为,这种“三代”观点低估了家庭地位的影响。

莫切蒂和古格列莫分析缴税记录后发现,似乎有一层看不见、摸不着的“玻璃地板”保护着上层人士。即便上层人士的经济社会地位下滑,到了一定程度也会止跌企稳,仿佛有“玻璃地板”在托底一样。

研究人员评论说,除了佛罗伦萨之外,其他不少城市也有社会流动性偏低的弊病。

如果个体能够相对容易地通过个人努力,改变从父辈遗传下来的社会经济地位,他所在的社会的“代际收入流动性”(Intergenerational income elasticity)就比较高,社会也更加公平。

“代际收入流动性”取值范围在0和1之间。0意味着可以完全自由地实现代际流动,而1则代表社会经济地位会原封不动地一代代传播下去。有数据表明,意大利的“代际收入流动性”为0.5,英国则为0.48。相对而言,丹麦和挪威的读数则分别为0.15和0.18。

发表观点